奇瑞车展车模美女
官方微信 手機客戶端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關注微信 我的廣告

烏衣門戶網

烏衣門戶網 首頁 網絡流行 大國小民 查看內容

大國小民 | 做生意這十年,從優秀企業家淪為了老賴

2019-9-25 08:05| 發布者:烏衣門戶網| 查看:883| 評論:0|來自:大國小民

摘要:《大國小民》第981期本文系網易“大國小民”欄目出品。聯系方式:[email protected]年前,我正在上班,母親突然打電話過來,聲音里帶著哭腔:“兒子,你大舅出車禍了,現在在醫院呢!

《大國小民》第981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本文系網易“大國小民”欄目出品。聯系方式:[email protected]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大國小民 | 做生意這十年,從優秀企業家淪為了老賴 作者: 來源:大國小民
大國小民 | 做生意這十年,從優秀企業家淪為了老賴 作者: 來源:大國小民

年前,我正在上班,母親突然打電話過來,聲音里帶著哭腔:“兒子,你大舅出車禍了,現在在醫院呢!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大驚,忙放下手頭的工作,尋了個僻靜處打電話回去詢問,舅舅親自接起,語調驚魂未定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在老家一位熟人的公司看管倉庫,他說自己出事之前連上了3個夜班,白天又睡不好,早上開車往家走的時候犯了困,在方向盤上迷糊了一瞬,車子就一頭扎進了路邊綠化帶。半邊車頭撞得稀爛,萬幸的是舅舅毫發無損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松了口氣,責怪道:“下次可不能這樣了,上完夜班困得狠就打車回去,別再讓家里人擔心了。”他連連稱是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其實我想說“別心疼那兩個錢”,但話到嘴邊,還是改了口。我知道,他不可能不心疼那兩個錢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年過半百的舅舅一生3次創業,最后一次創業將他送到了人生的巔峰,也將他打到了谷底——前兩年,他一度成為“失信被執行人”,也就是我們俗稱的“老賴”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1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1967年生人,年輕時就是個不安分的人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他早年在我們鎮上的磚廠銷售科做業務員,工資加上提成,一個月三四千,好的時候甚至能上萬——90年代,這可不是個小數目。舅媽在廠里的食堂也有工作,一家人雖不富貴,但也遠遠超過了溫飽線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1998年,舅舅迷上了賭博,牌九麻將無一不沾,甚至一度跟風挪用廠里的磚款做賭資。有一天晚上,舅舅半夜歸來,關上房門之后,給舅媽打開自己隨身的黑色公文包,3摞鈔票沉甸甸地躺在里面,把舅媽嚇了一跳。舅舅說這都是他的“戰果”,一共3萬塊錢。舅媽比他冷靜,告誡道:“賭來的錢還不算是你的,除非你以后再也不賭,否則,早晚要還回去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雖然滿口稱是,但其實心中不以為意。一個禮拜之后,他便又上了賭桌。這一次他跟著那一幫狐朋狗友在我們縣城里的一家賓館,賭了三天三夜,期間給他呼機傳消息也不回。舅媽連同我媽和我姨父,開著小車滿城尋他,翻遍了縣里所有的賓館,最后實在沒有辦法,沖到了舅舅最鐵的一個哥們兒家中,謊稱我外婆已經臥病住院,這才逼著對方說出了舅舅的下落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姨父把舅舅從賓館里揪出來時,他雙目充血,眼皮耷拉著,胡茬子布滿了下巴,低垂著腦袋不敢看人。那幾天,他不光把贏來的3萬塊錢輸得一干二凈,還倒輸進去6萬塊錢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“我跟你舅媽當時就在賓館門口狠揍了他一頓,他連手都沒敢還。”我媽后來跟我說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這件事情發生的半個月后,廠里財務查賬發現不對,報了警。經管大隊很快找到我家把舅舅揪走了。因為當時廠里挪用公款成風,經管隊順著舅舅這根藤揪出了一大片,被挪用的公款數額不小。廠里的財務主任為洗去瀆職之嫌,不想把這事兒鬧大,便告訴舅舅他們,只要能及時湊夠錢來補上,既往不咎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東拼西湊,加上自己的積蓄,還上了這筆欠款,才免了牢獄之災,只被拘留了幾天,從此再沒碰過麻將紙牌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家在江蘇的一個小城,背靠陽澄湖。2000年前后,大閘蟹一下興旺起來。在縣政府有意的扶持之下,鎮上不少人都投身其中,有的賺了不少錢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看得眼饞,到了2002年,廠子效益不好,他沒多想,便匆匆辭職,買了一輛小貨車,開始十里八鄉收螃蟹倒到外地去賣。為此,外公氣得扔拐棍敲桌子,直言他是個敗家子:“好好的鐵飯碗不端,搞這些亂七八糟的鬼東西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從不跟外公正面沖突,點上根煙,任親爹吹胡子瞪眼他自巋然不動。外公一來二去也不再管他,算是默認了他的事業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的販蟹生意做了一個秋天,期間錢賺多少我已沒法考證,只知道有一次撞死了別人一頭豬,有一次開車翻下了橋毀了一車蟹,這兩次都賠了不少,想來應該是不賺錢的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第二年開春的時候,舅舅賣掉了小貨車,正式宣告自己第一次創業失敗。別人旁敲側擊地問他掙了多少,他總是嘻嘻哈哈地回答:“不多不多,剛能買一山頭水牛!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那時,我媽媽在做倒賣水泥的生意,邀舅舅入行,舅舅隨即開始了第二次創業,給工地供應水泥沙土。這生意掙的錢安穩,牢靠——那幾年經濟不錯,很少有人賴賬,舅舅只做了大半年,手上便有了一小筆積蓄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2003年下半年,舅舅聯系上了淮安的一處正在施工的鐵路工地,給他們供應沙子。貨源是舅舅從安徽找來的,用船從淮河送過去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淮安有我們家的親戚,舅舅為了省事兒,便請了他自己的小叔在那邊的碼頭接應,順便代收貨款。這位小叔是我外公最小的弟弟,幾十年前淮安鬧饑荒,他拖家帶口跑到了我外公這里,在我外公的接濟下才不至于被餓死,有這份恩情和親戚關系在,舅舅很放心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然而,一個禮拜之后,舅舅打電話過去詢問貨款時,小叔告訴他對方還沒有給錢,說是要再緩兩天,舅舅信了。又過了3天,還是沒有消息,舅舅這才感覺不對勁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他沒有通知小叔,自己直接坐車來到淮安,找到工地負責人。對方聽他說完顯得很是詫異:“錢當時就結清了啊,我們這邊從不賒欠的。”說完,還拿出了有小叔親筆簽字的收據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的腦袋“嗡”地一聲,趕忙往小叔家中跑。快到的時候,遠遠看見小叔家原本的破房子已經無影無蹤,取而代之的是一幢正在施工的樓房,第一層已經蓋好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這筆貨款一共7萬塊錢,被小叔一分不落地昧了下去。舅舅怒火中燒去找他理論,卻只見到了自己的堂姐弟。他們聽了舅舅的話也顯得非常吃驚,但無論如何也找不到自己的父親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那位小叔在舅舅進屋之前就從后門溜走,后來的一兩年時間里都鮮有露面。舅舅和我媽媽多次上門討要說法,卻都被一幫親戚擋了下來:“算了,就這幺一門親戚了,以后還要處,他現在確實沒錢,你打死他也沒用啊!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媽媽想過去起訴,就是不讓這個小叔坐牢,也起碼把錢給要回來:“他蓋了房子就收他的房子,總不能這幺不明不白就便宜他了!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可在親戚們的斡旋之下,舅舅心軟了,最終沒有照我媽媽說的做,將這樁冤枉事硬生生咽了下去。兩年以后,我的外公去世,那位小叔終于露面前來吊喪,舅舅依舊好生招待,對這筆錢只字未提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2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2004年,舅舅看中了建筑材料行業的前景,于是停掉了手上的沙石生意,轉而在離我們老宅不遠的地方租了一塊地,辦了一個制磚廠。磚廠占地15畝,前期大概投了五六十萬元——其中一條配套的生產線便價值四十多萬。廠里除了他自己之外,我媽媽和大姨也占了部分的股權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就這樣,舅舅的第三次創業,開始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廠子主要生產各種水泥磚塊,多孔的,實心的,加起來大概有四五個種類,每塊的利潤在1毛至5毛之間(按大小),主要供應本地和周邊幾個縣城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建廠之初,最需要解決的問題是客源。舅舅隔三差五地往周邊的城市跑,甚至一度跑到安徽尋找銷路。他不會使用電腦,出門便背著那個以前上班時背的舊黑色公文包,里面裝滿了厚厚的資料。后來客戶說沒有實物,看不出所以,舅舅便索性在包里揣著兩塊磚頭樣品去給他們看。舅舅背著這兩塊磚,在大夏天里不知道跑了多少地方。公文包的肩帶很快被磨得沒法再背,不日便光榮退休了。幸虧那時的車站查得還不像今天這樣嚴謹,否則不知道他要被扣下多少回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一個月后,之前他拜訪過的一家公司終于給他回了電話,說他們最近要開發一個新樓盤,需要空心磚,讓舅舅給他們先送一批試試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喜出望外,連著加班了好幾天,趕出一批貨來。送過去后,客戶非常滿意,于是舅舅順利拿到了自己磚廠的第一筆訂單。那時廠子里只有一個工人,舅舅跟他承包了所有生產、壘堆(磚產出來之后需要堆在陽光下暴曬定型)、裝車的工作。舅舅每天早上4點就起,中午11點鐘回來匆匆扒一口飯,睡上半個小時,便又趕往廠里。一個夏天下來,舅舅整個瘦了一圈,人也黑得跟碳似的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磚廠的磚頭質量很快在業內傳了開來,廠子里接的訂單越來越多,趕緊又招了幾個工人。可正當工廠開始有起色的時候,我們家卻橫生變故——我外公病重住院,不久便去世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外公走的時候只有61歲,他生前的身體一直不好,臨終的最后幾天已經說不出話。他沒留遺囑,只對自己的墓地有一個要求:要建在能看見兒子工廠的地方。后來家里人在后山選了一塊地,依山傍水,那里一眼就能將舅舅的工廠看得清清楚楚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出殯那天,舅舅作為長子,捧著外公的照片默默走在送葬隊伍的最前面,垂首不語。然而,等棺槨入土的那一刻,舅舅突然瘋了似的撲到了墳前,淚似泉涌,聲如裂帛,家里人好不容易才將他拉開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后來我才知道,舅舅一直以來最大的心愿就是讓外公有生之年能搬出老宅、住上新房,這個沒實現的夙愿,成了他之后數年里心中最大的遺憾和隱痛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處理完外公喪事后不久就是新年,按著農村的規矩,家里有至親去世,3年之內不能放煙花爆竹,因為會驚走尋家的亡魂。舅舅這一年除夕的夜里一個人在院中抽煙發呆,第二天吃完午飯,家里人突然發現沒了他的蹤影,電話還關機。直到傍晚,他才醉醺醺地回來——原來他一個人買了煙酒、燒雞去了外公墳前,陪外公說話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的眼光果然很精準,在接下來的兩年時間里,國內的房地產業開始井噴式發展,建筑材料的需求量隨之激增。磚廠的訂單雪花似地涌來,舅舅每天忙得像個陀螺,索性在工廠辦公室放了張床,若是遇到下雨天沒法開工,舅舅才能歇上一會兒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磚廠穩步壯大,在2007年達到了頂峰——舅舅又進了一條生產線,和原來那條一起,總價值超過百萬,工人也請了20多人;除了雨天之外,機器終日不停,磚塊源源不斷地銷往各處。一年下來,利潤大概有30多萬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的荷包終于鼓了起來,他給自己買了一輛十幾萬的越野車,出來進去,風光無限。還有位客戶在結賬的時候用一套商品房的首付作為抵押,黃金地段,價值不菲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時年正值我們老家人大代表換屆選舉,鎮里將舅舅作為優秀企業家給報了上去,并成功當選。電視臺特意派人前來專訪,舅舅西裝革履,在一摞摞的青磚之前緩步走過。這條1分鐘的片子在我們地方臺滾動播出了好幾天,為舅舅掙足了面子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2007年下半年,我外婆發現自己耳后有了鵪鶉蛋大小的疙瘩,去醫院檢查,結果是腮腺瘤,良性的,經過手術,很快便康復出院了。但這件事讓舅舅又想起了外公給他留下的遺憾,于是,一年之后,他便叫來了一隊鏟車,將家里的老宅推倒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沒有跟我媽媽和大姨商量,等她們接到外婆的電話趕回去時,老宅已經是一片廢墟,只留了一小間前屋給外婆暫住。看著舅舅臉上止不住的得意之色,我媽媽和大姨也沒有說太多,只怪了他兩句做事專斷,便不了了之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新房子很快蓋了起來,完全沒有了之前破舊小院的模樣——3層高的小樓紅墻紅瓦,玄關前豎了兩根潔白的大理石柱。院落被黑色柵欄圍成了一圈,20多級臺階下,還立了兩頭石獅子。這幢房屋雖然稱不上雕梁畫棟,但在當時的農村還是顯得分外扎眼。有人在背后酸言酸語:牛什幺,看著吧,他們家不會好太長的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這些話傳到舅舅的耳朵里,舅舅一笑置之,好像是為了故意氣他們似的,隔年外婆的70大壽,舅舅更是鉚足了勁兒地辦:先是從南京請來了最貴的司儀作為主持;又在院中搭了一個小小的舞臺,請了變戲法的藝人、縣藝術團的歌手;晚上鞭炮在院子外繞了兩圈,和著煙花連放了小10分鐘。除此之外,舅舅還給外婆準備了1萬塊錢,分別裝在了100個紅包里,分發給前來磕頭的小輩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流水席辦了3天,遠房的親戚、周圍的鄰里盡數邀請到場,那段時間,就連鎮上的人也知道這里有個周老太太,70歲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們誰都沒有想到,這居然是我們周家和舅舅共同的運勢頂點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3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2008年,美國次貸危機爆發,新聞報紙都在渲染一種經濟低迷的蕭條氣氛,人心惶惶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起先并沒有在意,他始終認為,這樣大規模的經濟危機,影響的都是那些真正稱得上富豪的人以及各行各業的龍頭,像他這樣的小企業很難受到波及,怎幺看,經濟危機都和我們這里相距甚遠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磚廠一切如常,一直到了2009年末,經濟危機的余波才顯現出了威力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首先是好幾家工地的貨款都結不下來,工程方的說辭一致:沒錢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幾乎每天都要去各個地方要債。有些地方好言好語,讓舅舅再緩緩,說等自己上頭給了錢立馬就結;也有的地方態度強硬,搬出一副“我就是沒錢,你能拿我咋地”的無賴模樣。舅舅雖然氣不過,但也無可奈何——好在之前磚廠效益一直不錯,還能勉強支撐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2010年五一之前,舅舅又去一家工地要債。那個樓盤的開發商是我們縣的首富,家大業大,身價過億,工地負責人是浙江的一個包工頭,人高馬大,據說是退伍軍人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他們欠的款其實不多,區區三四萬元,可是包工頭仗著身后有靠山,言語十分蠻橫。舅舅著急,說話也沖了些。一來二去,二人都有了火氣,包工頭直接踹了舅舅兩腳,舅舅不是對手,放了狠話之后倉皇離去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回到家,舅舅覺得咽不下這口氣,便找到縣里一個混社會的朋友,糾結了一群20多歲的混混,帶著鐵棍板磚,沖到工地。那個包工頭一開始看見舅舅來勢洶洶,慌忙躲進了自己辦公室里,任舅舅如何喝罵砸門,就是一聲不吭。兩分鐘后,周圍的工人聞訊趕來,包工頭隔著窗戶一聲令下:“給我打!”雙方便混戰成了一團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隨著對方的人越來越多,舅舅這邊漸漸落了下風。包工頭顯然也是動了真怒,大有不死不休之意,怒吼道:“把門給我關了,今天把這些人弄死在這兒!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見那些工人就要去關工地大門,舅舅大喊了一聲“快走”,一群人便邊打邊撤,千鈞一發,總算逃了出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這一架打完,舅舅連同兩個小年輕掛了彩,受了些皮外傷;對面倒下了3個工人,事后診斷,均是不同程度的骨折。好在工地里有人報了警,警察及時趕到,才沒有讓事態惡化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兩撥人都被警察帶走,受傷的送醫,沒事兒的拘留。舅舅去醫院給額頭縫了兩針后,也被拉走去做筆錄了。我媽媽和舅媽聽到消息,被嚇得魂飛魄散,連忙趕去警局,擔心之余,少不了對舅舅又是一陣數落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“能不怕幺?當時你舅舅縫針的那家醫院都是那個開發商的,我們是真擔心多留一會兒就來人把他架走了。”我媽媽現在提起來這事還心有余悸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這件事情后來處理了近一個月,最終對方不予起訴,選擇和舅舅私了。舅舅除了拿不回貨款之外,還倒賠了對方14萬多元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大國小民 | 做生意這十年,從優秀企業家淪為了老賴 作者: 來源:大國小民

到了2011年,工地的貨款越來越難要,舅舅手頭的余錢也漸漸難以為繼。雪上加霜的是,銀行在那兩年對民營中小企業放貸的管控也嚴格了起來,舅舅的磚廠一下子變得舉步維艱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磚廠機器一開,光是電費每天就得近2千元,更不提還有一眾工人的工資。用電是“預存制”,電卡里面沒錢之后會立馬斷電,舅舅為了保證工廠正常運轉,想盡了各種辦法,把能借來錢的人都借了個遍,見天就往各樣的地方商業銀行里跑,請客送禮,陪吃陪玩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但饒是如此,也是收效甚微,批下來的貸款寥寥無幾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一個周末,我放假回到老家,看見舅舅待在家中,院子里空空蕩蕩,那輛他最珍而重之的越野車也不見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“抵押了,這陣子過去能拿出來的,不用擔心。”舅舅吸了一口煙,眼中滿是疲累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的車果然很快拿了回來,但再接下來的一兩年內,這輛車又被抵押出去七八次,幾乎是隔倆月就要消失一段時間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除了車子,舅舅拿去抵押的還有各種產業:縣里的那套房子給別人抵了債;早年他承包的1萬多顆樹也沒能幸免,靠林業產權證換了15萬資金——那曾經是他最大的底氣,他以前常常跟我的表哥念叨:“等這片林子再過幾年成材,我養老和你結婚的錢就都有了”,然而如今情勢艱難,他也不得不忍痛割愛;廠房和新樓就更不用說,先后被他抵押出去換了貸款;到最后,他甚至借了高利貸,從1分利到5分利,加起來有50多萬元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2012年,我媽媽的水泥生意也損失慘重,欠下一屁股外債,萬般無奈之下,只得躲了出去,遠走他鄉,另謀生路。而舅舅卻一直在苦苦支撐,想熬過這場寒冬。他始終堅信,“鳳凰浴血,不破不立”,這難關如果能過去,我們家才能真正算得上飛黃騰達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然而,事情遠沒有他想的那幺簡單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4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2013年初,家里的多項貸款紛紛到期,與之一齊到期的,還有各種舅舅向私人借的款項。年關將近,大家都等錢過年,債主們紛至沓來,堵在門口,舉著借條向舅舅要債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“周老板,上次那筆款子給結了吧,家里年貨都沒錢買了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“周老板,之前那筆錢你說幾天就給的,現在都過去兩個月了,你看我也沒催。你多少給點吧……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“周老板,小孩明年學費都沒錢交了……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……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把這些債主聚集到一樓的客廳,好酒好飯招待,腆著臉賠不是:“都理解下吧,今年大家都太難了……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他話音未落,有人突然一把摔掉了桌上的酒杯,怒道:“你難?你大房子住著,小車開著,我前兩天聽人說你跟人打牌就輸了好幾萬,你怎幺不想著先給我們把賬還上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慌忙擺手:“謠言!絕對的謠言啊!我都不碰麻將好多年了……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然而,債主們的情緒已經被煽動起來,再不聽舅舅解釋,嚷嚷著讓他還錢。有幾個脾氣不好的沖上樓去,把舅舅的臥室翻了個稀巴爛,順帶著還把二樓的花瓶桌凳給砸了不少。表哥和舅媽躲在外婆房間,安慰著抹淚的外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這群債主在舅舅家鬧了好幾天,期間吃喝不提,到了晚上還要開了空調拿了棉被讓他們在客廳過宿,直到大年二十九,這些人還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。在我們那里,除夕債主不走和初一就被人上門要債,都是極丟人的事情,舅舅沒有辦法,決定再出去碰碰運氣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浙江金華有一位姓嚴的承包商還欠舅舅5萬多元,舅舅思來想去,覺得他這里最有希望,起碼要回一部分解了燃眉之急再說。他一路風塵仆仆趕到了浙江,憑著之前的一點信息找到了承包商的家。那是一個高檔住宅的別墅區,一看就是有錢人住的地方。舅舅精神一振——有戲!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然而進了門以后,舅舅傻眼了:只見別墅內的場景和自己家里如出一轍——沙發、凳子、樓梯上坐滿了男男女女,面色陰沉,一看就是債主。舅舅粗略算算,足足有40多位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開門的像是女主人,神情疲憊,臉上一絲表情也沒有,瞥了舅舅一眼便淡淡道:“老嚴已經半個月沒回來了,你愿意等就在這等吧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坐了半個小時無果,告辭了。回到縣城,舅舅又去朋友處好說歹說,磨破了嘴皮才算東借西湊了一點錢,回到家里分給了債主。這筆錢很少,跟欠下的總數比起來九牛一毛,拿到手的人,有的嘆了口氣,拍拍舅舅的肩膀走了;有的則罵罵咧咧,嘴里不干不凈。但不管如何,總歸是把這些人給打發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一家人總算能夠坐下來吃頓年夜飯,然而桌上冷冷清清,大家都沒什幺胃口——那時我在廣州和母親一起躲債,過年都沒有回家;小舅和大姨兩家也在外地,好幾年除夕沒有回來了。家里的人氣一下子少了大半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晚上,表哥打來電話,先是給我們拜年,說著說著就哽咽了起來:“老姑,我們家可能真的要散了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過完年后,情況依舊沒有好轉,反而有愈來愈糟的跡象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上門要債,卻發現很多工地都已經爛了尾,比如我們縣里一個知名的酒店,兩年前就開始翻新,年前還有一大票工人在哼哧哼哧地干活,可是等到年后驀地不見了蹤影,半截新的酒店就這幺生硬地嵌在路邊,往后好幾年都不見開工的動靜。很多債主家里都已經人去樓空,更甚者還被法院貼上了封條,舅舅站在這些債主門口,茫然無措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磚廠訂單也開始減少。那兩年,市面上水泥磚開始走了下坡路,紅磚又重新抬起頭來,而舅舅生產的都是水泥磚,現在再換生產線肯定不太現實,也沒那個資本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這成了壓死舅舅的最后一根稻草。他粗略算了算自己手中的債務,別人欠自己有100多萬,而自己欠別人的已經高達了300萬。仔細想來,那兩年家里蓋房子、做壽、買車、購置新的生產線,一樁樁一件件,其實并沒有余下太多存款。而舅舅總覺得先把這些置辦好了,以后的日子會越來越簡單的。可他萬萬沒想到,大廈將傾,事前真的不會有一點預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陷入了深深的焦慮和自我懷疑之中,愈發感覺自己可能真的挺不過去了。身邊又有哪個老板跑路的消息一直不斷,舅舅開始動搖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那年清明過后不久,廠里的生產線已經近乎停工,工人也被辭退得所剩無幾,舅舅整日除了出去要債,便是躲在家中,樓都沒下過幾趟。家里的生活開支完全靠著舅媽在外面打一點零工的收入,舅舅在家里的聲音都不自覺地小了許多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一天中午,剛從廠里回來的舅舅正攤在床上看電視,門外忽然傳來了敲鐵門的聲音,住在一樓的外婆去開門,不一會兒領了幾個警察來到舅舅臥室:“兒子,他們找你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“周生強是幺?有人去警局報警,說你涉嫌非法集資和詐騙,請跟我們走一趟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愣了幾秒,然后便默默地下床穿鞋更衣,在外婆一臉憂色和鄰居的指指點點中坐進了警車——原來當時舅舅好幾筆欠款已經到期,幾位債主氣急敗壞,不知通過什幺途徑聯合到了一起,去警局報了案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這件事情驚動了在外地的我媽媽,她連忙聯系關系,找各種中間人說情,讓債主們再緩上幾天,而后警方也認定這屬于民事糾紛,建議債主去法院起訴,關了舅舅幾天后,便將他放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這幾天舅舅在拘留所里如何過的,我不得而知,但他回來后腿上長了不少濕疹,“里面太潮了”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一大堆的債務仍舊還要面對,舅舅東奔西走,可是收回的錢寥寥無幾。債主依舊頻頻上門,好幾次還差點動了手。弄得全家都膽戰心驚,惶惶不可終日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欠錢最多的一位債主,是我媽媽的一位朋友,當年舅舅經我媽媽牽線,陸陸續續向她借了不少資金周轉,算下來已有近150萬。她看我舅舅山窮水盡,提出一個辦法:“廠子轉到我兒子名下,作價100萬,這樣既能抵掉部分欠款,另外法院也沒法動了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那時去法院起訴舅舅的人很多,封掉磚廠只是早晚的事情,廠里的機器使用了這幺多年,折舊不止一點半點,夸張的說,“如今只能當作廢鐵去賣”。我媽媽的這位朋友算仁至義盡,舅舅心中雖然感激,但想到多年心血就要落入他人手,還是不免郁悶了好幾天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形勢不由人,舅舅最后還是同意了。清空辦公室的那天,他在廠里的空地上坐了很久,那里本該堆放著成千上萬的磚頭和轟然來去的貨車,如今卻只剩青青野草和浮灰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心里沒了依托之后,舅舅緊繃的那根弦斷了,欠債終于讓他感到了疲倦和麻木,同時涌來的還有深深的無力感。他忽然明白,其實自己不必死守在這里,過去那些因為面子和底線帶來的執著,頃刻間煙消云散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“這年月因為欠債逃出去的多了,也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兒。”這句話成了往后幾年他自我安慰的口頭禪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于是,他想通了、逃走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5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2013年6月份,我接到外婆電話,說舅舅和舅媽離開了老家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他們的第一站是蘭州,舅舅不知道從哪兒聽到的消息,說蘭州有個新區亟待開發,有很多項目在招商。他覺得是個機會。他在臨行前做了不少準備,又一次挨個光顧了自己的債務人一遍,把能要的錢都要到了手里——不多,6千塊,加上一輛別人抵給他的、極破舊的桑塔納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不敢坐火車,因為害怕會留下乘車信息,從而被人順藤摸瓜地找到。結果這一趟的花費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,光是油費和過路費就花了5000元。他到了蘭州兩天后就匆匆賣掉了車,換了2000塊錢生活費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投標也不順利,一個政府的項目,門檻還是比較高的。他如今身無分文,又拿不出證明自己能力的東西出來,人家根本不會理他,碰了一鼻子灰,只好等待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他和舅媽租下了一套小小的屋子,準確的說是個車庫,大概六七平,堪堪能塞下一張桌子,一張床,空余的地方放雙鞋都顯得擁擠。灶臺是釘在墻上的一塊木板,離它不遠處就是馬桶和淋浴,真正的“廚衛浴”三室一體。有個窗戶可以透氣,窗外兩棵繁茂的樹木擋住了所有的陽光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房租每月只要300塊,但舅舅仍覺得有些貴了,“比拘留所好不了多少”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安定下來的舅媽找了一份洗碗的工作,工資每月1500,一天8個小時,做6休1。舅舅一直在等開發區的消息,始終沒有找份正經工作。會有人請他去面談,但最后往往都是客氣地說下次可以合作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西北的天氣干燥,舅舅和舅媽過去沒多久皮膚就開始出了問題,抓心的癢;嘴唇干得厲害,每天喝多少水都無濟于事;飲食也是個老大難——我們老家人吃飯講究清淡鮮甜,舅舅雖然平時沒那幺精致,但也實在吃不慣西北的羊肉和面食。不出兩月,兩個人雙雙瘦了十多斤,舅舅調侃:“倒是把你多年減不下去的肥給解決了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媽沒有這份苦中作樂的心思,只能苦笑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“跑路”的消息沒過幾天就在老家傳了開來,債主們紛紛前來堵門,要我外婆告訴他們舅舅的下落。外婆是個剛強的女人,她端上茶水打開空調,凳子不夠就去樓上搬,該盡的禮數分毫不差,可關于我舅舅的行蹤,一問三不知。(事實上她確實也不清楚我舅到底去哪了)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債主們氣急敗壞要拿家里的東西去抵債,外婆聞言沖角落的立式空調努努嘴:“家里唯一值點錢的就這個了,你們要就拿去吧。”眾人尋思這幺熱的夏天要真把老太太熱出個好歹也說不清楚,況且那幺多人,一臺空調也不夠分,便作罷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還有人報警,但警察來了也無可奈何——畢竟這是民事糾紛,況且那幾年逃出去躲債的人太多,警方早已習以為常,警告了兩句“別鬧出事來”,便回去了。沒辦法的債主們在門口罵了兩句,只好悻悻離開。后來日子久了,債主們都明白我舅舅確實是跑路了,因此很少再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那段日子,外婆不僅要擔心自己的一雙兒女在外如何,白天還要在人前挺直腰桿,保住周家僅有的一點尊嚴:她照常出去打牌串門,沒有一點落魄樣子,只是在回來的路上看見路上的易拉罐時,會不動聲色地踩扁踢到路邊,等第二天凌晨再來撿走。大姨和小舅都提過把外婆接過去住,但外婆很倔,覺得離開老宅子是件丟人的事情。好在她每月有退休工資,雖然不多,但吃喝足矣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10月份的時候,法院忽然上門貼了封條。在外面躲了大半年的舅舅不得不偷偷趕了回來,趁夜從后門溜進了家中。這次執行,是因為太多人去法院告舅舅欠債不還,法院只好凍結了舅舅的賬戶,強行封掉了家里的新樓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但唯一值得慶幸的是,縣城里的那套房子抵押出去以后,家里的新樓已經成了舅舅的“唯一不動產”,法院無權拍賣,因此,外婆好賴算是還能有個容身的的地方,她第二天就揭掉了貼在前后門的封條,每天照常出入。有人提醒她這是犯法的行為,她平靜地說:“我撕的,要抓就來抓我吧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安撫好了外婆,沒敢逗留,第二天乘著夜色又回到了蘭州。他比上次離開時還要拮據,只能坐30多小時的火車,還是站票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下車的時候,舅舅腿一軟,虛脫著跪在了站臺上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6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在2013年底到2016年初這3年時間,舅舅一直在甘肅、陜西附近輾轉,包個工程東山再起的夢沒有實現——畢竟沒有正經學歷,想再做生意也找不到門路和本金。他心灰意冷,終于也出去做活打工。做過泥瓦匠,給人開過鏟車,還去應聘過清潔工人,但掃了兩天馬路便不干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家里的債務他回去處理過幾次,有些三角債通過債務轉移償還了一部分,剩下的高利貸,利滾利下早已翻了數倍之多,他無論如何也還不上了。他找到中間人,勉強還上了本金,剩下的,協商著寫了還款合同,每月少量歸還。還有些債款他無能為力,只能讓它們爛在那里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們縣城的那個首富跳了樓,據說是因為投資不慎,資金鏈斷裂。舅舅聽到這個消息后,常常念叨:“你看,我當初如果一直留在家里,說不定就是和他一樣的下場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2016年初,紹興有一家舅舅老朋友開的飯館招廚師,經過聯系,讓他去了,工資5千,沒休息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他跟舅媽從甘肅回來時,特意走了一趟常州,看望我表哥。臨行前,表哥不忍他們再受綠皮火車那份顛簸之苦,想給他們買動車票,誰知在手機上一查,舅舅和舅媽雙雙被列入了“失信被執行人名單”(舅媽之前也幫舅舅貸過款),動車高鐵飛機這些高消費的東西,他們都坐不了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得知自己已經成了“老賴”,舅舅苦笑一聲,對表哥說:“沒事兒,就大巴吧,也挺舒服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在浙江待了一年,飯店經營不善倒閉了。舅舅聽別人說跑網約車能賺到錢,又用表哥的名義“零首付”買了一輛國產SUV,總價值11萬元,分兩年還清。然而幾年沒有開車,他交通安全意識早已淡薄,時不時壓線、超速、違停,一年下來,違章扣掉的分數加起來有110分。表哥氣得跟他大吵:“現在是沒年審,年審一到,你最少要被罰款一兩萬,誰有錢給你還?況且現在你被抓到就是無照駕駛,趕緊消停下來吧!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2018年春節之前,小舅在南京給舅舅張羅了一處店面,主賣板鴨、海帶絲等冷菜,舅舅欣然前往。生意起先還不錯,但后來也慢慢淡了下去,勉強夠舅舅兩口子糊口。舅舅想去接著跑網約車,被小舅和表哥喝止:“南京市省會城市,這方面的管理力度很大,抓到你無照駕駛,誰都幫不了你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后來舅舅找了一份夜間保安的兼職,工作不算太累,有床可以休息,工作只要起來開開門便可。從此他白天在店里幫忙,晚上就去值班,總算安定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這年9月,家里的房子要拆遷,舅舅回去處理,折騰了1個多月,最后補償了72萬。因為負責拆遷的人跟我們家還算有點關系,稍加運作,留了20多萬給我外婆蓋新屋,其余的錢,沒經舅舅的手,就被法院收走還給各位債主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拆遷之后,外婆被接到南京,我小舅和舅媽兩邊輪流照顧,每每提起老房子,外婆便會快速哽咽起來:“我無能,沒給你們把窩守住啊!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用拆遷款還掉了欠款后,舅舅“老賴”的身份沒有了。他在心里算算,發現自己的債務好像已經所剩“不多”——欠銀行的貸款幾乎都被擔保人扛下,只要還給這些擔保人錢便可,公家是不會起訴了;有些債主自己也欠了大筆外債,跟舅舅一樣逃到了外邊,音訊全無;至于剩下的寥寥幾家債主,舅舅就只能寄希望于他們察覺不到自己已經回來了——是的,他想回家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離2019年元旦還有幾天的時候,舅舅轉掉了南京的店鋪,跟舅媽一起回了家。他們在縣里租了一套兩居室的小房子,和我外婆同住。一個老朋友給舅舅提供了一份看管倉庫的工作,每天12小時,兩班倒,工資3000多元。老友知道舅舅這些年的經歷,也知道他至今仍然欠著不少外債,有心袒護,并未對旁人多說什幺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可紙里包不住火,舅舅回來的消息還是傳了出去。今年5月,舅舅上班的廠里突然來了3個檢察院的人,找到舅舅之后,不由分說,直接將他押走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“不知道是誰出賣了我爸,通知了那些債主。債主們去法院起訴,關了我爸30多天。” 我表哥說,頓了頓,又道,“現在和以前不一樣,只要有一個人起訴,最多可以關15天,而且可以累加,也就是說只要債主夠多,能一直關到你死!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舅舅在拘留所的1個多月里,每天只有飯團可以吃,早中晚3頓見不到肉、菜的影子。出來之后舅舅一直喊著胃疼,舅媽給他熬了幾天的小米粥才有所好轉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“我記得當年進去還是有煙可以買的,現在啥都沒了。”他說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債主們最終撤訴了——舅舅從原本該給外婆蓋新房子的20萬里拿出了幾萬塊錢先還了一部分債,并且效仿之前的做法,擬定了一份還款協議,這才令債主們作罷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為了這篇文章,我特地找舅舅聊了很久,臨了,我問他:“咱家現在到底還欠多少錢,有100萬幺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他沉默了一下:“沒有一百也有七八十吧,算不清了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能感覺的到,舅舅上了年紀,去年的車禍可能也讓他的腦袋有點糊涂了,又問:“那再有人起訴怎幺辦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他這次回答得很快:“那還能怎幺辦,該還的還,該關的關,反正外面,我是再也不想去了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編輯:唐糖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題圖:《溫州兩家人》劇照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投稿給“大國小民”欄目,可致信:[email protected],稿件一經刊用,將根據文章質量,提供千字500元-1000元的稿酬。?其它合作、建議、故事線索,歡迎于微信后臺(或郵件)聯系我們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關注微信公眾號:人間theLivings(ID:thelivings),只為真的好故事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作者:西方無海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(責任編輯:潘鵬元_NBJS8269)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相關閱讀

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
奇瑞车展车模美女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佣金再多少 欧美一级毛片免费高清 2019上证指数查询 qvod张曼玉三级片 淘宝快3 杠杆配资 股票指数的计算公式 日本黄色片片名 快乐时时彩 青海快3 五粮液股票行情走势图 白眼抽搐系列av 天津时时彩 生肖时时彩 财云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