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瑞车展车模美女
官方微信 手機客戶端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關注微信 我的廣告

烏衣門戶網

烏衣門戶網 首頁 網絡流行 大國小民 查看內容

大國小民 | 我今年才65,還沒到享清福的年紀

2019-9-30 08:06| 發布者:烏衣門戶網| 查看:1405| 評論:0|來自:大國小民

摘要:《大國小民》第984期本文系網易“大國小民”欄目出品。聯系方式:[email protected]年夏天,在朋友的介紹下我到市里一處工地當小工(雜工,不需要技術),每天150塊錢,

《大國小民》第984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本文系網易“大國小民”欄目出品。聯系方式:[email protected]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大國小民 | 我今年才65,還沒到享清福的年紀 作者: 來源:大國小民
大國小民 | 我今年才65,還沒到享清福的年紀 作者: 來源:大國小民

1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2018年夏天,在朋友的介紹下我到市里一處工地當小工(雜工,不需要技術),每天150塊錢,在這個小城市,工資已經算是不錯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剛剛到工地上干活,很不適應,早上6點就要上工,中午頂著火辣辣的太陽干到12點,下午2點又進入工地,直到快天黑才能收工。干小工不僅累,而且還臟,很多年輕人都不愿意來,要不是因為信用卡上的欠款催得緊,我早就不干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晚上,我把行李放在一個空下鋪上,同宿舍的一位工友說:“這個床位有人了。”見我不信,工友繼續說道:“老李只是請假回去插秧(水稻秧苗)了,過幾天還回來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另一位工友附和:“對,老李以前真的睡這個床,他這個人講黃色笑話很好笑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一周后,我終于見到了老李,才發現工地對小工的要求如此之低——他身材瘦小,弓著腰扶著一把1米5的鐵鍬,看起來跟鐵鍬幾乎一般高。身上套著一件肥大的汗衫,已經看不出原來的顏色,胸口還有一個碗口大的破洞,能看見他干癟的胸脯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包工頭突然從老李身后的樓梯間出來,老李沒有發現,繼續扶著鐵鍬講黃色笑話:“有天,一個和尚被小姐拉進了房間……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工友們一邊干活,一邊強忍著笑應付老李:“最后他們怎幺樣了?”老李覺得工友們笑得詭異,回過頭一看才發現包工頭就在身后。他扶了扶快要蓋過眼睛的安全帽,鎮定地說:“剛剛管子堵了,水泥出不來。”怕包工頭不相信,他又強調:“我就站了一會兒,最多1分鐘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包工頭當然不相信老李的話,懲罰他去扶混凝土輸送泵的橡膠管。老李扔掉鐵鍬,走過去去抱住橡膠管。橡膠管輸送水泥時擺動幅度大,他的整個人隨著橡膠管晃來晃去,像是喝醉了酒。即便是用雙手,他也根本抱不住,導致混凝土在一個地方吐出一大堆,甚至有些還灑到了樓下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包工頭叉著腰,站在一側罵老李:“沒有吃飯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使出渾身力氣想拖住橡膠管,結果慢慢地他整個人都要離了地,橡膠管突然抖動起來,一下把他甩到了3米外的鐵網處。周圍的工友瞬間哈哈大笑起來。老李低聲罵了兩句,爬起來摟起衣服不停擦拭臉上的混凝土漿,叫包工頭:“還是換一個人吧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包工頭罵道:“要是女人你能不能抱住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訕訕地笑了:“女人我當然抱得住呀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周圍的工友取笑他:“就憑你這小身板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瞟了一眼工友,沒有回話,撿起鐵鍬把剛剛堆起的混凝土盡量搟平,他動作很快,像個勤懇的工人。后來我才知道,他這只是當著包工頭的面做做樣子而已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天氣越來越熱,包工頭望了一眼太陽,罵了一句娘,走下樓梯,回到辦公室吹空調去了。包工頭剛進辦公室,老李就伸直腰,拄著鐵鍬說:“要不你們今天晚上湊100塊錢給我找一個?讓我試試不就知道了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工友們不傻,叫老李自己花錢去體驗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離工地幾公里的巷子口,每當夜晚來臨,總有幾位上了年紀的女人對過往的路人吹口哨。這是工友們每晚消失后的去處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臨近正午,工友們的衣衫漸漸被汗水浸濕,相繼拿出隨身攜帶的塑膠水壺喝水解渴。老李沒有帶水,舔著嘴唇,眼睛直直地盯著我褲兜里的一瓶可樂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他走過來,對挎著振動棒電機的我說:“你勺()呀?這樣多累,這玩意放下來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振動棒是用來除去水泥中的氣泡的。聽了他的話,我有些擔憂地說:“如果把電機放在剛剛打的水泥上,容易進水,燒壞電機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搖晃著腦袋,一臉無所謂:“哪有那幺容易壞?我以前這樣干,從沒燒壞過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見我還是雙手托著電機猶豫不決。老李有些不耐煩,直接上手把電機從我身上拎下來,放在混凝土漿上,一副過來人的樣子拍拍我的肩膀說:“燒壞了,你就說是我叫你放的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沖老李笑笑,以表感謝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他切入正題,指著我褲兜內的可樂,討好地問:“你的可樂能不能給我喝一口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今天是我第一次見老李,顯然我們還沒好到同喝一瓶可樂的關系。但我臉皮薄,不好拒絕,只好把可樂遞給了老李。他擰開蓋子,張開嘴,把瓶口懸在上方,緩緩倒入口中,直到瓶中的可樂少了不少,我才看見他的喉結挪動了一下,完成他“只喝一口”的承諾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由于喝得太猛,他雙手撐著膝蓋,猛地咳嗽幾聲,把快要見底的可樂遞給我:“可樂是真的比水好喝呀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搖搖頭,示意這瓶可樂是他的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露出生氣的樣子,走過來把可樂硬塞到我手中:“我剛剛沒有直接喝,不臟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2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大概半個多月后,包工頭安排我和老李一起干活,工作內容是把水泥磚扔進一個鐵斗內,然后再由塔吊吊到樓上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干了一會兒我就發現,靠近我這邊的鐵斗中磚塊已經堆得很高,可老李那邊還能見到斗底。為了盡快把裝滿磚塊的鐵斗運到樓上,我開始往他那邊的斗里扔磚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干活之余,我觀察老李,他貓著腰慢騰騰地撿磚,一只手拿一塊,轉身,走兩步,往鐵斗中輕輕一扔,好像擔心把磚摔痛了一樣。不僅如此,他干起活來總是小動作不斷,一會兒直起身體,雙手扶腰轉動兩下;一會兒用手拍一拍褲腿上的灰土;一會兒又把殘破不堪的手套,左右手調換一下,讓已露出五個手指肚的手套,成為另一只手的背面。可調換過后的手套依然會露出他大部分的手指,他只好扯扯手套,期望暴露出的部位不會成為與磚塊摩擦的地方,但這也是徒勞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有些生氣,喊道:“老李,你可以像我一樣一只手拿兩塊磚,這樣快一些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直起身子,神秘兮兮地說道:“小唐,包工頭不在,咱們慢點干不要緊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氣不打一處來:“可工頭上樓一看,磚太少,就知道我們在偷懶,肯定會罵人的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朝前方吐一口痰,一副無所謂的樣子:“你以為他是神?他根本不知道樓上以前有多少塊磚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裝完磚塊,我們把鐵斗上的鋼絲繩掛到塔吊的鐵鉤上。這時需要一個人迅速爬上不高的樓層,指揮塔吊放置鐵斗的位置,隨后解開鐵斗一邊的鋼絲繩,倒出磚塊,再重新掛上鋼絲繩。我與老李一樣是小工,理應交替去干,但老李從來不去:“我一天工資130,你一天150,你該多干點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每次我跑著爬上樓,老李就會在樓下從口袋里摸出早已卷好的旱煙葉,坐在一堆磚上理所當然地抽煙。這種情況下,包工頭即便看到他在休息也不會說什幺,因為“鐵斗在樓上,沒法搬磚”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和老李一起干活,我明顯比以前累很多。從樓上下來,我陰陽怪氣地問:“老李,你多大年紀了?怎幺還在工地上干小工,要我肯定回家享清福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朝四周望了望,從腳邊的磚上拿起旱煙又吸了兩口:“我才65,哪有我這個年紀就享清福的人喲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沒有聽出我的意思。我追問道:“你沒有子女嗎?他們忍心讓你在工地上干活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大國小民 | 我今年才65,還沒到享清福的年紀 作者: 來源:大國小民

老李笑了一聲:“有子女又怎樣?他有他的家庭,總不能我現在能動,還在家里躺著吧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“那也不用在工地干活呀,種幾畝田不就行了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朝我望了望,欲言又止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對老李不滿,但不好繼續問他的私人問題。只能朝他不斷抱怨,希望他能上樓去解開鐵斗的鋼絲繩,好讓我能休息幾分鐘。可他又以年邁爬不動樓的理由搪塞我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揶揄老李:“你哪是爬不動?每次吃飯的時候,你跑得最快!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嘿嘿笑著,轉而嘆了一口氣:“我年輕時候的,就是你這樣的3個也比不過我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說,20多年前他雖然個子矮,但身體壯,每餐能吃4碗飯,身體里像有使不完的力氣。挖過煤、掄過大錘、打過橋樁井基,還和一幫伙計抬過曳引機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他說,曳引機是電梯的動力設備,至少在1000斤以上,有的甚至得有2000斤。在塔吊還不成熟的年代,曳引機需要人工一步一步抬到樓頂。一般需要8個人交替進行,4人抬,4人幫忙扶著。根據樓層的高低,一趟下來每人一般可以分到250塊錢。這在當時已經很高了,相當于普通人半個月的工資。可這活兒風險不小,有的人會承受不了重力,突然歪倒在地被砸傷。就算一趟平安無事,有人也會股肉損傷,需要休息兩天。漸漸地,人們寧愿去打零工每天掙20塊錢,也不愿意花幾個小時來抬曳引機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一次,勉強湊夠了4個人,就在大家猶豫要不要抬的時候,老板把原來2000元的價格漲到了2500——兩臺曳引機就是5000了,每人可以分到1250元——老李和伙計們心動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只有4個人,老李和伙計們不敢大意,叫來各自的妻子幫忙在身邊扶著。開始時,大家干勁十足,但幾層樓之后,他們每隔幾分鐘就需要休息一次。大概爬了10層樓后,老李突然感到體力不支,走起路來晃來晃去,突然口里涌來一陣口水,隨口一吐才發現是鮮血,他被嚇了一跳,一個趔趄摔倒在樓梯間里,幾個人也跟著倒了地,好在曳引機沒有砸到人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被送進醫院后,雖沒什幺大事,但他從此感覺使不出勁了,好像被抽干了力氣一樣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“人的力氣是有限的,用完就沒有了。”老李最后感慨道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聽完有點感傷。當時老李肯定覺得干力氣是件不錯的事情,卻不會想到等老了會成為別人瞧不起的小工,甚至掙著比小工還低的工資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3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晚上放工后,很多工友們習慣到工地外的小賣部買上一瓶3塊錢的冰鎮啤酒,犒勞自己一天的辛苦。但老李很少買,經常能看到他拿著刷牙的塑料杯,找工友們勻一杯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工地沒有餐廳,吃飯的時候,工友們有的坐在宿舍的床上,有的坐在磚壘起的“凳子”上。刨一口毫無油水的飯食,喝上一口涼啤酒,這是一天最愜意的時光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大家一起聊得最多的除了男女之間那點事,便是兒子的婚姻問題了。宿舍內8間床,有4個工友的兒子到了適婚年齡卻都沒有結婚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一位工友喝了一口啤酒,自嘲道:“我家那小子,前兩天又找我要了3000塊錢,說是給新談的女朋友買衣服。可我剛剛下工時給他打電話,問他女朋友怎幺樣了,你們猜怎幺著——他說分了!我問他為什幺分,他說女的長得太矮了,又不漂亮,他根本沒有往人家女孩子身上爬的沖動。唉,要不是隔得遠,我恨不得給()他幾()鍬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笑得不行,惹得一群工友看向我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斜我一眼,說道:“咱們都一樣。我小兒子都30歲了,還沒有結婚。他話又少,根本不會討女孩子歡心,可要求一樣不少,一般的還看不上。關鍵就他自己那沒用的樣子,還要求這、要求那,唉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感嘆一會兒后,老李突然望向我:“小唐,你們年輕人到底想找哪樣的老婆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一時話塞,不知道該怎幺回答老李。我的父母比老李小不了多少,他們也問過我同樣的問題,我當時回答說要找一個漂亮的。現在看著老李這輩為了兒子的婚姻問題不斷受累、焦慮,我內心涌出一些愧疚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見老李直勾勾地盯著我,我只好模棱兩可地答道:“當然是要找一個自己愛的人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沒有聽到滿意的答復,繼續問:“哪樣的女孩是你愛的呢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只好轉移話題:“你們應該慶幸自己的兒子沒有草率結婚,假如到時因為相處不來離婚了,他們肯定要怪你們。我們都是成年人了,會對自己的選擇承擔后果。其實你們不用操心,過好自己的生活就行了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猛喝了一大口啤酒,激動地說:“承擔個屁!我那小兒子一點兒壓力也沒有,該吃吃,該喝喝,有時候玩游戲都能整晚不睡覺。可咱們作為父母的還得拼死干活,掙點錢給他結婚用。說句不好聽的,我現在都不敢死,心里總惦記著有一個任務沒完成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低頭沉默著。我知道憑借自己的所學,根本說服不了老李卸下他硬要扛上肩頭的包袱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同情他,但無法理解。顯然我在他眼里也一樣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4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包工頭突然走進宿舍,問晚上誰愿意加班。老李大聲說他想去,包工頭望了他一眼,沒有回應,而是繼續挨個詢問,但工友們都找理由拒絕了。工地加班工資與正常班一樣,累了一天了,誰晚上不希望好好休息呢?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最后只有兩個兒子沒有結婚的工友愿意去。其中一位嘀咕:“家里只有女兒的誰去加班呀?掙點錢夠自己花就行,可有兒子的你就得干到死才行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包工頭走到我身邊,問:“小唐,你這幺年輕,這幺早肯定睡不著,不如去加班,還可以掙錢。”我只好應允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后來包工頭實在找不到人,還是答應了讓老李去加班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加班的工作是把白天剛打的混凝土,趁著徹底凝固前用抹刀抹平。工作比較輕松,包工頭可能是看在晚上加班的份上,給我們每人算了4個小時的工時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又和老李一組,由于沒有人監督,我們開始聊起天來。他說他61歲的妻子在我們這里下轄縣級市一個瓷磚廠上班,每天需要在流水線邊站12個小時,快速分揀裝箱剛剛出爐的熾燙瓷磚,一個月一天假也沒有,只在每半個月白班轉夜班時可以休息一天,每月4000左右的工資。到了農忙,她就得找廠里請假回去干活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忍不住問老李:“正規的工廠怎幺可能還要60歲以上的人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說,開始時瓷磚廠確實不想要,可廠里老招不到人,就又打電話讓他妻子去上班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“我們就想趁著自己還能動,給小兒子蓋一棟樓房。你不知道,他老說就是因為我沒蓋房子,才讓他娶不上媳婦的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有一個女兒兩個兒子。女兒已經出嫁,不用花錢,但也指望不上,每年他還得給外孫上千的壓歲錢。大兒子是結了婚,可前兩年前離了,把9歲的小孩留在家里,自己到蘇州打工去了。小兒子至今沒有結婚,也在蘇州打工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十幾年前,老李借債給大兒子蓋了一棟兩層的樓房,本意是兩個兒子一人一層,但小兒子嫌棄房子蓋得丑,不去住,樓房就成了大兒子的。蓋房欠的賬幾年前才還完,現在他和妻子還得拼命給小兒子賺錢蓋樓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勸老李:“是你小兒子沒有本事娶上媳婦,怎幺能怪你沒蓋樓房呢?你可以不用管的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苦笑著,沒有說話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突然我想到一個問題:“你和老婆都出來打工了,那孫子怎幺辦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說,每周五村里人會用摩托車把孫子帶到老李妻子工廠的宿舍里。妻子下班后,給孫子做飯、洗澡。周末的時候,妻子上班,孫子就在宿舍做作業,或者拿手機玩游戲,到了周一早上,村里人再騎摩托車把他送回學校住校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5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每隔兩三天,老李就會拿出自己的老人機給老家打電話,詢問稻田里的水勢如何、里面的稗子多不多、稻谷生病沒有。接電話的是他鄰居,老李花500塊錢讓人家幫忙照看自己的地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總是叮囑鄰居要記得抽水、打藥,有什幺情況及時給他打電話。他對稻谷的長勢很是上心,像在呵護一個正在成長的嬰兒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兩個多月后,老李再打電話給鄰居,問他稻穗長得如何,并叫他隨便摘10株數數顆粒。幾天后,老李破天荒地每天晚上都自己買一瓶啤酒,有時還會去工地不遠的地方稱些熟食回來。我好奇地問老李有什幺喜事。他笑著說:“我隔壁(鄰居)跟我打賭,說我今年稻谷至少要增產2000斤,少了他給我賠,多了是他的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興奮地告訴我,他家里有近13畝水田,全都種了稻谷。往年收成一般是15000斤,好的時候可以達到一萬七八千斤,多出來的,賣掉后的收入跟他在工地上一個月的工資差不多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“那你干嘛還出來打小工?全靠稻谷也能掙2萬塊。再干點其它的,完全可以在家享福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臉上的皺紋馬上擠到一起,苦笑著說:“賬不是你這樣算的,耕田、種子、插秧、抽水、收割,哪樣不要錢?何況我家現在只種稻谷,根本沒有其他收入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臨近收割稻谷的時候,老李跟包工頭請了一個星期假回老家。臨行前,工友們叫老李回來后請大家喝酒,老李滿口答應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5天后,我下工回到宿舍,發現老李正蹲在宿舍門前抽著旱煙。我沖他笑笑,他看見我后沒有說話,而是低著頭,不停地用煙鍋敲擊水泥地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沖老李叫嚷:“喲,這才幾天就不認識我了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抬起頭望著我,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,輕聲細語道:“咋會呢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簡單洗臉洗手后,從食堂打飯回來,發現老李已經回到床位上坐著了。一位剛下工的工友看見老李,叫他請他喝酒。老李苦笑:“我自己都舍不得吃飯,哪還舍得請你喝酒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問他:“老李,這是怎幺啦,你家稻谷沒有增產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有氣無力地說:“增產了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“那你怎幺還不開心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“可我今年收入減少了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告訴我,今年稻谷他每斤只賣了1.08元,價格整整比去年下降了兩成半。雖然增產了2500斤,可收入卻整整減少了1500元,再加上肥料、人工、機械耕地等成本的上升,即便每畝田有幾十元的糧食補貼,也實在是杯水車薪。這真是谷賤傷農:豐年時,糧食價格往往會大幅下跌,從而導致農民增產不增收的狀況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給我算了一筆賬:他說他每年人情往來(親友結婚祝壽時隨的份子錢)需要1萬塊錢左右,家庭開支、生病住院,一年至少需要2萬5。如果自己不在農閑的時候出來打短工,僅僅靠種田,他的家庭肯定入不敷出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宿舍內的一位30多歲的支模工聽完老李的講述,勸他不要再種稻谷了,可以把稻田推成溝渠,養小龍蝦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沉默了一會兒,有些擔憂地說:“我沒養過小龍蝦,要是賠了怎幺辦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是傳統的老農民,他不像年輕一代敢于創新、發展新農業。他年紀大了,如果失敗,他沒有時間再去打翻身仗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支模工一臉鄙視:“你窮完全是你膽小導致的。國家現在發展新型農業,可你一直守著幾畝水田不放,怪誰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有些不服氣,講起兩三年前參加采果隊下橙子的事。當時有的農戶靠著十多畝橙園,收入了差不多有10萬。老李心動,想把自己的水畝推成旱田,再在里面全部裁上橙苗。3到4年后橙樹可以結果,他就可以收益了,而且管理橙樹要比種植水稻輕松許多,收入也會增加不少,他便可以趁此安享晚年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說干就干,老李找來挖掘機,剛刨了田梗,村干部來了,說不能挖。老李問村干部,為什幺村里那幺多人都可以把水田推漁池、裁觀景樹。村干部說那是10多年前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10多年前,農村流行把水田推成魚池養魚,老李也想過,但看見周圍的漁池內的魚老是翻塘(地面水的溶氧量過低,導致魚缺氧,從而大面積的死亡),他害怕了,覺得還是種稻穩當。加上在他生長的年代,曾有過吃不飽的經歷,所以對稻谷有一種特殊的感情。從而錯過了推漁池的機會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村干部告訴老李,他的那10多畝水田已經被定為永久基本農田了,這是國家出臺“保護18億畝耕地面積”的決定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現在就算老李想養小龍蝦,村干部也不會允許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6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一天早上下雨,小工不需要上班,大家躺在床上睡覺或玩手機。同宿舍的支模工穿著雨衣回來,問老李是否愿意到模工班打雜,工資和小工一樣,并且晚上下工就給工錢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爽快地答應了。他沒有雨衣,不知從哪找來一個肥料袋內的薄膜,攤在宿舍吃飯的木板上,用手撕開3個洞,好讓他的腦袋、兩只手伸出來。他穿著“雨衣”在宿舍內走了一圈,見我盯著他,便沖我笑笑,拍了拍身上的“雨衣”說:“正好合身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本想勸他別去了,外面下雨淋濕生病劃不來,但話到嘴邊還是咽了回去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臨近中午,老李突然回來了,他走路一瘸一拐的,右腳還包著紗布。他把右腳放在床上,我這才看見他的腳底滲出了一些血跡。原來,老李在遞送模板的時候,沒看見地上堆放的一塊模板上祼露在外的釘子,腳一下子踩到了上面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模工班的包工頭開車帶他去診所打完破傷風后,說私了。具體多少錢老李不愿說,只是模糊地說“幾天工資”。但從他臉上的喜悅之情可以看出,他對此還算滿意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第二天早上,我們一群小工正在工地周圍撿扣件(固定鋼管的連接零件),老李一瘸一拐地走了過來加入我們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老李拖著受傷的腳彎腰撿扣件并不容易,他的右腳先向前伸直,腳后跟著地,左腳跟著彎曲,身體向前弓撿起扣件,再直起身體。接著又是下一個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感覺老李不像我剛來工地時那樣討厭了,甚至有些肅然起敬。看到他,我不禁想起自己的父母,他們也許在某個地方,像老李一樣為了生存和我的婚姻問題如此艱難地工作著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周圍的幾個工友看不下去,紛紛勸老李還是回宿舍休息吧。老李沖我們笑道:“我現在還能動,當然要掙錢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不知道老李“能動”的這個“能”究意是什幺程度。或許對他來說,能動的時候打零工,不能動時,就回村種幾畝口糧地,真正的停歇或許只能到完全不能衣食自理的時候,只是這一刻的到來也意味著他離死亡不遠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包工頭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,嘖嘖幾聲后,叫老李回宿舍。老李挺了挺有些彎曲的腰桿,像是在對包工頭立軍令狀:“老板,我能干活。他們撿一個,我也能撿一個。”說完,還彎腰撿起一個扣件,動作明顯比剛剛快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包工頭的臉瞬間黑下來,呵斥道:“老李,我還不知道你的德行?每個人要是都像你這樣干活,我不得賠死?這里不要你了,你回家吧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僵持了一會兒,包工頭吩咐我們其他人去工地的另一邊裝鋼管。我走的時候,老李正站在小斗車旁邊,一只手扶著車的邊緣,另一只手拎著兩個扣件,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幺。包工頭站在幾米外的地方,叉著腰,似乎在督促老李離開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到了中午下工回到宿舍,我發現老李的床鋪已經空空如也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一位工友嘆了一口氣:“以后再也聽不到老李講黃段子了。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幾位工友聽完,也情緒低落,沒過多久又繼續大口吃飯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我這才想起直到現在我還不知道老李的具體姓名。可回過頭一想,誰能記得一個退出歷史舞臺的普通老農民工呢?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編輯:任羽欣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題圖:《山河故人》劇照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投稿給“大國小民”欄目,可致信:[email protected],稿件一經刊用,將根據文章質量,提供千字500元-1000元的稿酬。?其它合作、建議、故事線索,歡迎于微信后臺(或郵件)聯系我們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關注微信公眾號:人間theLivings(ID:thelivings),只為真的好故事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作者:唐超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(責任編輯:孫銳_NBJS8531)

烏衣門戶網:www.naplm.tw

相關閱讀

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
奇瑞车展车模美女 混合过关 湖北快三 壹方达配资 股票分析专家排行榜 甘肃快三 豌豆财富 理财平台投资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日本女优色情影片 新时时彩 老快3 牛达人配资 期如意期货配资APP 个人如何用股票融资 新浪北单北单比分直播新浪 一本道高级型